暮年无生

j家跳团担 岛凉慧三担 主岛担 全j基本好感 不吃双球和37 本命岛凉 拒绝门把黑和各种o
本质就是个打灯的⋯⋯

无理可依

0.001:

来自 @Sawako碎花子 小朋友的转发抽奖点梗。


=====================================


0.


 


“是随着夕阳消失之后,一起看不到的。”


 


“大概是,唔六点二十五分?前一天工作到早晨才回家,直接睡下了。傍晚醒来,去外屋接水,往外看了一会儿被夕阳压着的低层建筑。然后回到房间,按了一下电灯开关,没有反应。”


 


“坏掉了吧?我去找手机给小川打电话,手机就在我睡衣的口袋里,按下home键但也没有亮起来,而且最起码的轮廓都看不到。虽然视力一直不太好,但也不是这样吧?”


 


“那个时候,也就是一瞬间哦。‘啊,终于来了,这个。’因为我是有些幽闭恐惧的人,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开电压不稳的电梯,黑漆漆的楼栋。但是这次没有办法了。”


 


“我啊,有一次手被划破了,说是无论如何不能被沾到水。但是贴上纱布的话更容易沾到水,因为想着有纱布的保护嘛。但其实不是那样的,纱布是没有用的。而且粘上纱布之后,人是会依赖纱布的,那就会更不小心。最后把纱布撕掉了,在空气中把伤口暴露出来,结果直到把脸洗完,伤口那里一点点水都没沾到。人还是要靠自己保护自己吧。”


 


“不过这次完全是,我自己的问题呢。那就没有办法了。”


 


“拜托您了。”


 


1.


 


中岛是临时接到更改的日程表的,他看到更改后的任务栏时“真的假的?”这样叫了出来,被主编说你是在不满吗。他说只是这种大人物,时间这么仓促,没有想到呢。


 


“你不是一直说想赶紧拍山田桑的写真集吗?”


 


“但是这么仓促开玩笑的吧?”


 


“我们之前不是一直在做这个企划吗?只不过时间提前了而已。别的工作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我明白了。”


 


主编说好好做哦,对方公司可是指名,又说下午三时的时候山田的经纪人小川会来接他去和山田见面而且有补充协议要签,让他做好准备。


 


中岛看了一眼墙上刚换了新电池的表,距离下午见面还有四个小时,给助理打了电话叫回来一起去吃了午饭,脑子里还在运转着之前商谈好的事情。


 


他没有见过山田,或者说没有亲眼见过。大概是年初的时候接到的邀约,他给山田同公司的若手出过一本写真集,销量不错,话题度也有,因为摄影师本人是青年男性摄影师却也能拍好同年龄层的男性,被准备给山田出写真集的小川关注到了,叫到一起聊了聊。中岛对山田的了解仅仅限于山田出演过的电影,他很喜欢。知道山田也在做solo偶像歌手,那天回去后在网上搜了一下视频,给小川发了自己的想法过去,这件事就敲定了。


 


“我给他看了你的作品和你的想法,他很期待。”


 


只是山田这边实在太忙,三番五次的协调后最终敲定了行程,本身是约定周五见面,下周日开始拍摄,结果变成了周五见面,周一开拍。而且对方传来的补充协议,把地点也删减掉了几个,本身是没有都内的行程的,这次却印上了一行“最好以都内行程为主。”,看得中岛生闷气,中午吃咖喱的时候还和助理说,干脆跑去他家拍好了。本身是赌气的话,讲完后却被助理说,你有看他给《bygill》拍的那套图吗?我觉得去他家里拍也可以吧。


 


荒唐。


 


“这个是什么意思?”助理小心翼翼的用拿着勺子的那只手的小指滑过手机屏幕,中岛总觉得勺子上的咖喱酱会沾到哪里,把他的勺子抽出来后凑过去看:“‘另有秘密协议需当面洽谈后签署,望谅解周全。’什么啊,当时没有这么多事情吧。”


 


“一般有这样的规定出来是什么事呢?”


 


“啊,以前拍过一个比较有名的清纯系的女优,腰部有一条疤。因为初始协议会经很多人的手,所以是在拍摄那天早晨说的,拿了协议临时让签的。”


 


“‘SuperStar山田凉介的惊天秘闻。’诶……”助理有点兴奋,“不太好吧?”


 


“谁知道呢。”中岛的手机在包里发出震动,他拍了拍助理的肩膀让他快吃,自己走到门外去接,是小川。


 


“今天下午,您自己过来就可以了。”


 


“什么?”中岛已经被本身就够多的附加条件搞得有点焦躁了,结果对方说了这样的话,他在心里已经捡起了脚边的石头往上抛到在立交桥上穿梭过去的大巴车玻璃上了,然后那妄想中的玻璃碎掉了,马上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和老太太的抱怨。


 


心烦意懒。


 


2.


 


没有味道。


 


没有味道的人呢。


 


但是却还是能感受到对方已经在桌子对面坐好了,怎么说呢,没有味道也是一种味道吧。山田已经习惯了在看不到的情况下把面前的杯子拿起来,找到合适的角度喝下红茶,第三次的时候听到那人非常发出了非常紧张的一声“啊”,山田忍不住笑了起来:“没关系哦。”


 


“事情是凉介刚刚和你说的这些事。我们已经让熟悉的医生来会诊过了,说是压力太大造成的暂时性失明。是心理原因,嗯……”


 


“所以电影的拍摄无论如何都进行不下去了。为了保密还付了违约金。”山田想要尝试着去看清眼前的人,不过越是努力,那种无用的徒劳感就越让他感到胸闷,“我就和小川说,干脆来做些别的事情吧,还让他查了行程表,发现只有这件事可以现在做了。啊,这样说您会不高兴吗?”


 


“没有。只是……”


 


“确实不是长久之计,可是总会好的吧,说不定后天就好了。我只是没办法闲下来,如果停下来一次,就会一直保持在暂定状态中。”山田又把杯子拿起来,“补充协议大概会让您很为难,不过我是完全可以信任中岛桑的。”


 


“诚惶诚恐。”


 


“因为是我自己的写真集,所以想和别人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和地点,设定都没有关系。现在这种状态,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完全不同的。希望等到能看到的那一天,会有满意的结果。”


 


山田说着自己也觉得有点强人所难,他和中岛是第一次见面,小川把中岛拍摄过的后辈的摄影集拿过来给他看的时候,却一下子被吸引了。


 


但是这个人的作品,是精心预谋的结果还是随心所欲的偶然呢?


 


努力家还是天赋者,他很想知道。


 


“这些都没问题,我们之前都有开过研讨会。只是有一点……如果只有我自己参与的话,有些地方可能会不太顺手,可以带助理过来吗?”


 


山田听中岛的声音,总觉得是年纪要小一点的人,但也可能是声线困扰的缘故吧。


 


“刚才不是已经把拍摄地点更换了吗?进度的话我不急,因为暂时开展不了其他的工作。只需要你自己就够了。小川也不会在场的。”山田听到站在旁边的小川想要开口打断他,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然后,他凭着本能和脑海中演练过很过次的感觉,双手合十,用撒娇的眼神看向中岛:“拜托你啦。”


 


虽然自己看不到,不过这些事情,还是很上手呢。


 


“啊,那,拜托您了。”


 


过了大约五秒,他听到了中岛的答复。


 


成功了。


 


3.


 


原来山田是这样的人。


 


和在荧幕里的人设似乎没有什么出入,不过也可能是刚刚认识的关系,对自己还保持着star的身份吧。


 


山田的家里也让中岛觉得有点意外,但是进门的一刻,他似乎就看到山田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脑子里出现助理说过的话,他之前把拍摄地点很多定在了高级的酒店和华丽的会所,想象着是市场需求,不过山田,其实是这样的人啊。


 


自己种了玫瑰放在窗台,有很多手作的生活用品,颜色也好风格也好,是这样的人。


 


他在心里想着曾经拍摄的女优腰上的那道疤,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卧室的门打开了,小川进门后就说自己去叫山田起来,结果进了房间后半天没人出来中岛还脑补了许多,谁知道那扇门再打开,小川扶着山田慢慢地走了出来。


 


“您好。”是营业性的微笑和亲切的态度,那人也在温柔的盯着自己,但是。


 


有什么不对吧。


 


“我是不是知道太多了……”中岛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的预测勾了个圈又划掉,最后在旁边画了个问好。


 


“突然改变时间让您困扰了,这次实在是事出有因,望您谅解。”


 


山田拿杯子喝茶的姿势很稳,或者说他整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一丝突然失明所带来的崩溃或者困扰,中岛一边默默地感叹着对方的专业度,一边又期待起了这次的拍摄。


 


毕竟这样比较有趣呢。虽然不太道德,但是是难得的机会吧。


 


山田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不是死的。


 


这让他感到惊讶。


 


所以,是演技吗?在心里先想好每一秒的神色,就可以真实的反应出来。即使看不到,也不会错乱呆滞。


 


是有这样能力的人。


 


他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把自己的拍摄对象戴上了太多的褒义性的光环,这样大概什么也拍不到吧。


 


中岛在刚开局的时候就感到了自己将会把这次拍摄变成一次无意义的商业摄影,难得的机会也要变得一文不值,用左手食指掐了一下自己的虎口,想要快点清醒过来。


 


但是那个人,还在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用撒娇的声音和眼神来拜托自己。


 


要中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圈套了。


 


是甜蜜的陷阱。


 


这场特殊的拍摄,正式进入倒计时。


 


小川决定留下他们两个人单独聊聊,先走了一步。告别的时候开玩笑一样对着山田喊,中岛桑是大帅哥哦,是你喜欢的type。不要害怕他。


 


“我又看不到啊。”山田笑嘻嘻的回应过去小川的玩笑,搞得夹在中间的中岛有点不好意思,一边说着“没有没有”,扭过头去看山田。


 


虽然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可是山田不会知道啊。


 


关上门的一刻,山田突然转过头看着他,那是他和山田站得很近,对方是可以感受到他存在的距离。中岛有点想伸手扶着山田的肩膀,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在对方看不到的情况下做这种亲密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失礼。


 


“中岛桑,在盯着我看吧?”


 


“嗯……毕竟要好好拍你,我要先了解一下吧?”中岛觉得山田有点意思,而且虽然总想扮演抖S的一方,不过如果自己这边也顺势反攻过去,对方说不定也会接受呢?


 


果然,山田做了个摊手的姿势,在单人沙发上坐好,翘起腿看着他:“你好好看哦。”


 


中岛有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他拿了出来拍了两张,走到山田旁边蹲下去,离他很近:“诶,不是这样的。我想拍的东西。”


 


“那是你的困扰吧?”年龄相仿的原因,小川走后两个人很容易就用了熟络的语气打着招呼,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也变得亲近起来。


 


大概是因为山田看不到,而自己是唯一在他身边的人吧。


 


这算是一种斯德哥尔摩吗?


 


中岛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却把相机放到了一边:“那我们先聊聊天好了。我很佩服山田桑的专业。不是恭维的话,是真心的。”


 


“不是这样的啦,其实。”山田却突然弯着眼睛笑了起来,趴到沙发背上对着中岛发出声音的方向,他大概知道现在两个人真的离得非常近,不过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这个陌生人,离得近一点也没关系吧。


 


“其实我是打游戏打太多了,用眼疲劳才看不到的。但是这样说的话太让人难堪了……”


 


“山田桑很信任我呢。”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啊。”


 


中岛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放到山田手里,用拇指和食指夹着山田的手指,让他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随着自己的指示滑动页面:“我很喜欢打鼓,有朋友就给我推荐了这个游戏。页面会震动,你就顺着震动感去触摸,然后就会变成普通的音乐手游。”他把游戏难度设置成最低,带着山田在上面滑动着《桃太郎》的曲子。山田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中岛忍不住扭过头去看着他,慢慢地放松了手上的动作,结果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山田的手指,那人靠自己演奏完了一首童谣。


 


“不愧是偶像啊,节奏很好。”


 


山田又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果然是在心里先设定好的操作系统。


 


但是,毕竟是期间限定,等到成片出来了,会被人发现这件事吗?


 


那一天是什么时候啊。


 


令人费解。


 


4.


 


在手指被捉住的一瞬间,稍微有些紧张。


 


很温柔的触感,附上来的细长的手指,灵活的指节,指腹那里有些粗糙的感觉,本人随后解释了是打鼓爱好的原因。


 


大概是在被注视着吧,鼻息的朝向又变成了对着自己的耳根,山田觉得有点燥热,想要赢下来这局给那人看看的好胜心又浮现了出来,在中岛松开了手之后,通关。


 


之后中岛稍微离开了一些距离,山田把手机摸过来,伸给他:“帮我下载一下吧。不过别的东西不可以偷看哦。”


 


“果然很信任我呢。”


 


“是啊,毕竟现在我也只有你了。”


 


说了一些容易令人产生误会的话,在见面的第一天。


 


是因为看不到的缘故,所以也没有必要有什么防备了,而且山田已经感觉到中岛对自己不太一样的态度,他想选择相信直觉。


 


反过来想,做了防备又有什么用呢。


 


还不如就这样好了。


 


“我需要额外做些什么吗?”中岛问他。


 


“作为你不能有助理过来的交换条件,小川也没办法来了。所以你就在这里陪着我吧。一直到拍摄结束。”


 


“不可以出去吗?”


 


“我会害怕的。”


 


山田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感受到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但是他那句“开玩笑的。”还没说出去,中岛就给了他答复:“我知道了。”


 


完全在家里进行的写真集拍摄。


 


真的是难为他了。


 


不过应该没问题的吧,这个人。


 


“可以的话晚上也可以在这里哦。中岛桑有女朋友吗?”


 


“现在,没有的。”


 


“那就留在这里吧。”山田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害怕的吧,不是害怕这个陌生人---经过之前的手指接触,他已经不觉得对方是陌生人了。他现在怕的就是留下自己一个人在家,但是他也不想让小川过来,山田在心里画了一个孤岛,自己在无人岛上漂泊,小川会不定时的来送供给品,但是中岛是划着船过来的观光客。


 


虽然会离开,但是,但是。


 


想要对方好好记录下自己的状态,就必须付出信任,才能展示出来真实的自己。山田对自己解释着,我不过是敬业而已。


 


职业需求嘛。


 


中岛把手机换了回来,说我设置了快捷键,你按两下这里往左划一下就可以进入这个游戏页面,其他的我帮你调就是了。


 


对方也很快默认了会留在这座岛上的事情。


 


山田有点开心。


 


“中岛桑是平成几年?”


 


“和你同年。不过我是八月。”


 


“八月……是处女座吗?”


 


“是狮子座。可能我是A型血的缘故,让你觉得有点……”

“不是的,只不过是处女座的话,我们就很合得来了。有点遗憾呢。”


 


“你对星座的事情很依赖啊。”


 


“嗯,我每天早晨都会查看运势,这关乎到我那天要不要打游戏。”


山田说得轻松,他能听到中岛那边的快门在不停地按下,也就减慢了说话的速度来控制表情管理,等到中岛不接腔了,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让对方拍。


 


几声快门声后,中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合不合得来的也不重要。不是有人说相互吸引比合得来更重要吗?”


 


“啊,我也这么觉得。”山田发现对方的话都在顺应着自己的节奏,安心和放松的感觉也成倍的增长。


 


那天晚上中岛真的在他家里留宿了,就睡到了山田的旁边。


 


非常非常近,但也很远。


 


山田偷偷测试着两个人的距离,在被子下面的手一点点的往中岛那边移动着,他想如果不小心碰到了就马上躲开好了,但是碰到中岛小指的时候,又想起来白天被那只手引导着的感觉,有点恶作剧的拿自己的小指去勾住中岛的小指,不作说明。


 


“看不到了是什么感觉呢。”中岛微微动了动指头回应他,作为交换抛出了问题。


 


“就是很怕的事情突然来了,反而没那么害怕了吧。害怕这件事本身就是很徒劳的。”


 


“我今天看到的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中岛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吧,山田能感觉到床铺间的动作。


 


“因为我真的很信赖你哦。”


 


“也不是这样吧?”中岛笑了笑,“可能现在的你,是你想让我看到的你。”


 


“你不喜欢吗?”山田觉得自己被这个人一语中的,就想跑开了。


 


“也没有。反而这样比较轻松吧,如果是真的信赖我的话,我反而会不知所措。”


 


这个人在说自己是在营业状态呢。


 


山田虽然心里认同着中岛看透了自己的想法,却不愿意承认:“那你不是这样对我的吗?”


 


他用了点力气,夹了一下中岛的手指。


 


“我不是会照顾人的类型。我们家里虽然我是长子,但其实收获了父母更多的照顾,对第一个孩子嘛。我对我弟弟也比较霸道。现在这样的情况,但是也没办法很细心地对你。嗯,就像你说的,现在只有我在这里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告诉我好了,我会帮你的。”


 


中岛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说了太多结果山田忘记自己问了他什么,想追究也无从追究起。他翻了个身,离中岛更近了一些,却松开了他的手。


 


应该没有开灯吧。


 


山田不知道中岛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表情,却还是给了他一个非营业性的笑容:晚安啦。”


 


“晚安,山。”


 


突然改变了称呼,也是温柔的语气。


 


果然看得到自己吧。


 


5.


 


中岛拍了许多山田眼睛的特写。


 


非常有灵气的,但是又是充满阴郁的。


 


展现的自我与真实的本我相撞的结果。


 


他推测山田为什么这样来亲近自己,恐怕是把他当做了自己和世界相互连接的一个媒介吧,只有对自己的距离越发缩短,才能把来自“媒介”的干扰降到最低,把最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


 


山田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中岛越是对他了解,却越是觉得不了解。


 


他容易想很多,是易纠结的性格。山田和他说的越多,他感受到的越多,就会对这种感觉产生一种胆怯。


 


哪有这样的事呢,完全不了解的两个人,因为不断地告诉自己和对方我们要信赖彼此,就真的可以做到相互信任。


 


况且山田使用的圈套,还是甜蜜的陷阱。


 


中岛不得不承认,山田对于他不仅仅是吸引力,还有诱惑力。


 


他们关于眼睛的事情讨论了几次,山田后来改口说,是自己让自己看不到的。


 


“这应该是心理压力吗?稍微有点困扰的时刻谁都有吧。没有对工作的不满,却没办法得到更多的满足感。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又不想失去什么,或者说比谁都害怕失去的话,是会被打倒的。我就和自己说,那你尝试着去失去一些什么东西好了。”


 


中岛变成了聆听的一方,不给山田更多的回应,山田放心的和他讲着那些他自己希望中岛知道的自己的事。


 


说什么最真实客观的存在,却还是想让对方用自己希望的设定来诠释自己。


 


人都是会在不自觉中多此一举却浑然不知的。


 


中岛对他的指令很少,服装都是中岛和他协商了拍摄内容后山田让中岛帮他去拿的衣服。


 


是一本共同创造的写真集。


 


这就是中岛的出发点。他希望山田可以诠释出来的样貌,有山田自己的想法在里面。


 


并不是偷懒,而是他理解的山田,山田理解的山田,山田表现给他的山田,和真正的山田,是四个会产生冲突的个体。


 


中岛希望这样的冲突越多越好,越复杂越好。


 


这个人越是复杂, 表现出来的就越是纯粹。更何况他的眼神,现在再有什么,也都是空无。


 


果然是难得会有的机会。


 


山田也不需要他帮自己什么忙,他不知道山田在见到自己之前是第几天看不到了,但是那家伙对于失明之后的世界是熟悉的模样,他甚至觉得小川那天扶着山田从卧室走出来,是想要直接告诉中岛,山田现在有情况。


 


他对于这样的精打细算有些怨气,却无从发泄。


 


在卧室拍摄的时候,山田躺到床上后告诉他,我真的会睡着的哦。


 


中岛说你想睡就睡吧,我就在这里一直拍你,再把你的梦话都录下来,等你醒了放给你听。


 


“你要敲诈我啊?”


 


“那我早有一百种理由敲诈你了。”中岛走过去帮他整理了一下前发,想了一下又伸手把山田的头发揉乱,山田“喂”了一声伸手去拉中岛的手腕制止他,中岛凑过去用气声和他解释,我觉得还是把你弄得乱糟糟的比较好看。


 


山田愣了一下,稍微避开了一下他,咬着下唇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从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会说些意义不明的话制造一些暧昧的氛围,但是从来没有退让的情况。


 


中岛有点慌。


 


他低头去调整相机的设置,再扭过头去的时候山田已经闭上眼睛发出了节奏舒缓平稳的呼吸,是睡着了。


 


“好寂寞啊。”这次轮到中岛想要发出这样的感叹了。


 


感觉这个人自己走到了另一个空间里去了,这边只剩下自己了。


 


不是说好了一起待在这里的吗?


 


中岛拍了几张,蹲在床边调整加湿器的灯光,准备换一个色调。


 


“不可以哦。啊,不行。”


 


这人在说什么梦话啊。


 


有点糟糕的内容,中岛在考虑要不要先出去好了。


 


他决定先凑过去看看山田,再出去。


 


在弯下腰的一刻,被山田搂住了脖子。中岛把相机放到一边,伸手护住山田的腰背。他怕这人是在梦游状态,害怕惊醒他。


 


只是山田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再动了,中岛慢慢地起身,山田还是被他弄醒了,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什么都看不到的关系,看向中岛的神态格外的专注。


 


“我录下来了,你的梦话。”中岛尝试着和他谈条件,却是放慢了八个度的温柔的腔调。


 


“你卖给我吧,我让小川来和你谈价格。”刚才那样折腾了一番,山田的手却还是搂住中岛,他的手交叉在中岛的脖颈后,正慢慢地按压着中岛脖颈后的骨骼,酥酥麻麻。


 


“我和你谈条件就可以了。”中岛凑近他,山田闭上了眼睛。


 


是想象以上的柔软触感。


 


中岛用舌尖侵入山田的口腔内壁,那人主动迎合了过来,卷住他的舌变成了纠缠的状态,又轻轻地咬了一下中岛的舌,凑过去舔舐他的嘴唇。中岛叼着山田的舌尖,伸手去借他拍摄穿的那套白色的睡衣。解开了一个扣子又停了下来,甚至结束了那个吻。


 


“怎么了?”山田发出有些不满的呢喃,去拉中岛的手想让他继续。


 


“嗯……你就不怕我是个其丑无比的大叔啊。长着一副猥琐的面孔之类的,我怕你之后会抱着马桶狂吐三天三夜。”


 


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虽然知道他在开玩笑,山田还是停了下来。他伸手附上中岛的侧脸,指尖游走过他的鼻子的弧度,嘴唇的形状,拉了拉他的耳垂,在轻轻地横扫过他的睫毛后,重新抱住他,尾音上扬,非常愉悦的轻声和他说:“不会的。”一只手又伸下去包住中岛牛仔裤前撑起来的部分,手掌磨痧了两下:“那我也不吃亏吧。”


 


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勾引了,中岛也没有那种趁人之危的心理包袱,只是没有什么防范措施就没有真正的做到最后,山田帮他用嘴解决了一次,他抱着山田搂在胸前用手帮他打了出来,山田在他胸前喘着气,中岛侧过去吻了他的额头一下,说等你好了我们继续。


 


毕竟现在是工作时间。


 


6.


 


山田是在收工第二天重新看到自己家的天花板的。


 


距离他们发生关系过去了两天,距离中岛离开过去了半天。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中岛带他去浴室,拉着他坐进浴缸里,在旁边和他说,我想当摄影师是觉得照片可以留下些什么。不过现在看来也是徒劳的事情。


 


山田觉得有点沉重,但也只是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结果他听到中岛说,现在的你倒是让我觉得是真正的你了。


 


“因为我们快速拉近了距离吧。”山田想不开玩笑的说出来这句话,结果还是怪怪的。他拉着中岛的手让那人帮他洗澡,中岛洗澡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搂住他的腰,中岛说这样我没办法洗啊,山田说你就当我是长在你身上的好了,中岛就笑他粘人,还问他有没有看过小浣熊抱着饲养员被拖着走的视频。


 


所以是因为自己很粘人那个人突然走掉了吗。他总结出了一个非常矫情的小女生一样的结论,被自己雷到。


 


拍完最后一张的时候,中岛没有和他说结束了,山田就保持着站在窗前往外看的状态,直到中岛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他,咬着他的耳垂和他说结束了,山田就转身和他接吻,被中岛压到窗帘上的时候摸了一下自己的花有没有被压到。


 


即使看不到了也是每天都要亲自呵护照料的玫瑰,谁也不能帮他。


 


之后中岛就说去买点东西庆祝,那之前中岛从来没提过要离开房间,山田不是没有恐惧感的,但他不想自己那么大惊小怪,就说自己要吃草莓蛋糕庆祝,被中岛答应了。


 


一个小时之后,带着中岛买的草莓蛋糕回来的是小川。


 


小川什么也不知道。


 


山田是随着夕阳落下失明,又顺着太阳升起复明,偶像剧都没这么煽情精准。他像当初报告给小川他失明了一样,冷静的报告给小川他又看得到了。小川马上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没事了之后山田就说要回去拍电影,小川把他在家里强锁了一天休息,终究还是在第二天带他去了片场。所有人都只知道山田是心理压力过大需要休息,没人知道他失明的事情。


 


之后就是回到了紧张的拍摄行程,几天后小川和他说去对方工作室挑照片的时候,山田想着要见面了紧张的一夜没睡好。


 


怎么会在初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对方是没有味道的呢,即使在自己家里住了那么久,用了一样的洗发水,但是枕头上,全部都是中岛的味道。


 


结果第二天过去,小川说中岛不来挑照片的时候,山田差点气的砸手机。


 


“这也没办法啦,你们以后肯定有办法再见面的。这次就先这样吧,他是临时有事。”


 


“你告诉他我今天过来吗?”


 


“没有,我都没有和他说你的事。他可能连你又看到了都不知道吧。”小川把窗户打开,烟灰弹了出去:“我和那小子后来又见了一面,总觉得他对你有点什么不对。我就没和他说那么多,反正以后也就不太容易见到面了,说那么多干什么。等到见到面就知道了。”


 


山田被他说得有点生气,说你把烟给我一根。


 


“老头子抽的烟,你抽不来的。”


 


直接拒绝了。


 


山田干脆窝到后面玩儿中岛给他下的那个游戏,他已经可以玩儿很高等级的交响乐了,结果还是打开了最低难度的《桃太郎》,那只手覆上来的触感,在这首有些好笑的曲子响起的时候,可以尽数还原。


 


在看不到的日子里,所有感官都过于敏感,也都被好好的记下了。


 


照片的效果是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


 


小川用一种被惊艳到的语气在他身边有点聒噪的赞扬着,山田没有功夫应付他,他看着这些照片,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衣服都是自己的,主角也是自己,但是这样的自己,连自己都……


 


他看到两个人发生关系之前的照片,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那种想要去勾引对方的企图太明显,对方会上钩也是预料之内的事。


 


小川去打电话的时候,山田偷偷拉过中岛的助理,说你们老师真的不在吗。


 


“这个……”只一个词山田就知道那人在这儿。


 


“他知道我来了吗?”


 


“唉,您还是自己去找他吧,在暗房。”


 


真是藏不住事儿的小孩子。


 


山田二话不说把旋转椅转了半圈,抬腿就走。


 


7.


 


小川来挑照片那天,中岛还是选择了假装不在。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一时冲动,虽然说山田和他都是有独立思想的成年人,可还是把自己设定成乘人之危,没有办法见小川。


 


他在暗房里冲照片,是山田的写真集里他最喜欢的几张。暗房的门被敲响,他以为是助理就喊了句进来,门被关上的一刻,中岛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是山田。


 


“那个,请问厕所在哪里呢?我稍微有点看不清……”中岛不想暴露自己,背着身压着嗓子说:“你出去后左转就是了。”


 


他抬头,看着面前镜子里的山田,微微点头道谢,扭过身去的时候却向放在地上的玻璃灯走了过去。


 


“危险!”中岛两步跨过去把山田拉了过来,玻璃灯在脚边岌岌可危的动了动,安然无恙。


 


“你不装了啊!”山田被他拉在怀里,推了他一把。中岛突然发现这个山田是完全不一样的,有点惊喜的凑了过去,傻乎乎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山田拍掉:“我早就好了。”


 


“那你刚才……”


 


“谁让你不看我啊!”山田气得要掐他,中岛被他掐了两下就揽过来要亲,山田也不推他了。


 


“我是准备等你好了之后,重新去追你。”中岛和他解释,短短的一句话,后面没说出来的话是,我怕你之前只是依赖我罢了。


 


他想要的是纯粹的爱。


 


“你怎么突然这么有自信啊?”这下换成山田盯着他看了,毕竟是那么熟悉的人,却是初次见面。


 


中岛难以回答他,憋了半天说直觉。


 


不是一见钟情,是没有见,也可以钟情。


 


这样的理由,足够了吧。


 


8.


 


“我没有骗你吧?”


 


“啊?”


 


“你的type。”


 


“……谢谢你哦。你是因为这个才在一开始就选他来拍照吗。”


 


“一半一半吧,你能谈个恋爱调整一下心情的话,我觉得也蛮好的。但是挺意外的,我以为那小子的脸是终极武器的,结果你都没看到人家长什么样。”


 


“……我谢谢你哦。”


 


山田在心里说,结局不还是一样嘛。


 


斤斤计较。


 


 


 


 


 ==============================




因为我只会写普通人和普通人的恋爱 所以就还是按照我的节奏变成了我的故事了><


甜甜24岁啦 人生的第二轮的最后一年 从昨天起到yuto生日 又会被电视台认真的打上23岁和24岁w


可能有的人看了我在别的地方写的那篇接梗的性转文 写的理由之一【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但是是之一】是我和我闺蜜某天斩钉截铁的说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肯定就这样那样的在一起啦 肯定的


如果换一种人生 换一种见面的时机和见面的方法 不是用那样的态度对待你 是会变成另外一种感觉吧?


你同事最近的画风就让我走上了这样互相撩的戏路 反正这里没有相爱相杀一起长大的小竹马 是突然看不到的大明星和摄影师的工作关系


那就会是这样吧w


徒劳的部分、信赖关系的部分、希望你看到的我的部分 是陌生人回去计较的态度 因为是从0开始却要飞速建立起来的联系 不走捷径不行呐【笑


谢谢姑娘点的这个梗 那个故事的电影我有看 很喜欢^ ^

清醒梦 [1 end][岛凉]

LEAVES:

被吞无数次直接链接。


#很长,25000


#其实我很喜欢的故事


#三观同水城せとな


楔子




Tips


点开链接后请先关闭一次再次点开并点选“浏览器打开”选项


浏览器载入三秒之后请直接刷新


(前提是有网的状态下)




リンク先连接度娘,手机可直接打开不需保存。(推荐)




清醒梦(在线)




リンク先(word)




真的非常气了


虽然很长但是希望各位仙女看完过来回馈感想哦


五一快乐


小红心小蓝手快来抚慰我受伤的心。




(下次再这样我转战汤不热了,气哭


(简书封我号了


(最近是干嘛了这是。


(水逆吗见鬼。









哎嘿~
小伙伴随手画的慧喵~

论伊野尾慧的魅力值

标题随便取的 这不是重点

分享一个真实的事情

我有一个慧担的闺蜜⋯⋯
今天晚上她跑来跟我吐槽
她有一个男票⋯⋯
然后有一天她常规安利慧慧
她男票看了慧慧的杂之后⋯⋯
她感觉自己即将失去一个男盆友
马上就要拥有一个同担男闺蜜⋯⋯
男票之前一直不让她用男爱豆做手机壁纸什么的
除了慧慧
然后在她的安利之下最近在看小酒保
买杂之类的周边也要带他一份⋯⋯

闺蜜说
如果用口红颜色来形容慧慧
他绝对是斩男色⋯⋯
绝对的男女通吃

之前我给同学安利宠物店
结果有个男生表示
自己明明是个直男为什么会被男孩子迷倒了⋯⋯
尤其那只猫

可以 这很伊野尾慧




职业病真是病
现在看控一半时间都在看舞美和灯光设计了orz
我对不起我团⋯⋯

今天刷了两场电影
粉灰是在星笼之海之后临时起意加的
曹杨影院到淮海环贸赶场简直要命 手机还没电了
星笼除了有宏叔的颜之外就是个披着悬疑外边的旅游宣传片吧!剧情太平淡无趣了
粉灰完全治愈了我看星笼受伤的心灵
不得不说 yuto在里面的颜简直是无敌的大杀器
跟我一起的路人妹子都惊叹yuto的颜
剧情在我看来还是很有趣的 虽然真的有点烧脑 62分钟什么的
转不过来弯就看不太明白
拍摄手法也很新奇 每个镜头截下来都美如画
最秒到我的是yuto弹吉他那里 还有一个黄昏在阳台抽烟的场景
打光太美了

顺便
果然床戏不算什么

yuto的演技在前62分钟感觉真的挺好的 好到让我有点吃惊 感觉不像是他以前的水准了 后面虽然也还好但是略感有点单薄吧
相比起来苏打和夏帆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醉酒打人被训那段真的想笑又笑不出来
命运真是造化弄人 现实与电影已经分不清了

出了电影院满脑子都是yuto的颜
结果太兴奋公交还坐过站

激动之下写出来的观感 见笑了

周天晚上的票出不掉我就去二刷!





旧货市场上淘到一条让我心都化了的裙子!

突然感觉,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过往和故事,无论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都是一种奢侈的经历。一直做一个没有故事的人,才是真正最受痛苦折磨的那一个。
没有思想的人与只有思想的人 都是可怜的同类
没有生活的平衡点 碌碌无为 矫情